愿颂扬柴水香的故事,传承革命精神
发布时间:2020-8-28 10:13:00   来源: 温州问政中心    点击:3797

psb.jpg

psb.jpg

本报记者 庄越

4月2日,本报刊登《望长眠温州的英烈魂归故里 请帮这位浙江宁波籍烈士寻亲》后,希望能帮烈士柴水香找到亲属。

在长达4个月的“寻找之旅”中,栏目组收到来自宁波热心市民提供的线索,还联系宁波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宁波晚报记者等进行多方面寻找,虽未找到实质依据可以证明与烈士柴水香的亲属关系,但宁波市民表示,他们想要让烈士柴水香“归乡”,在当地颂扬他的故事,传承革命精神。

新闻+

柴水香,又名陈文杰,宁波市人。1926年参加中国共产党。1927年“四一二”事变后,赴武汉继续从事革命活动,并参加南昌起义。后回到宁波,担任市委书记。1930年5月任红军第十三军政治部主任。在行军作战中,与战士同甘共苦,经常赤着双脚,冲锋陷阵,奋勇当先,赢得红军战士和群众的赞誉,称他为“赤脚大仙”。

1930年9月18日,遭叛徒出卖而被捕,21日在温州松台山就义,年仅27岁。就义后,头颅被悬挂在温州城头“示众”。入夜,群众冒着生命危险,取下他的头颅,和尸身分别埋藏起来。1953年清明节,烈士遗骸合拢,重新迁葬翠微山烈士公墓(现温州市翠微山烈士陵园)。

宁波市民爆料 奶奶和烈士可能是兄妹

“我奶奶名叫柴才香,如果还在世已经100多岁了,她很小的时候从其他地方坐船到五乡,后被领到石山弄村,很可能跟烈士是兄妹……”在报道刊出后不久,市革命烈士纪念馆收到宁波市民阮海芳提供的线索。

他认为烈士和奶奶是兄妹关系有几个理由:奶奶名叫柴才香,名字与烈士相近;奶奶如果活着今年已经100多岁了,按年龄推算,符合烈士妹妹的年纪。“我听石山弄村的老人说,村里只有奶奶一个人姓柴且是外来的,原先石山弄没有柴姓人居住;看到烈士的照片,与我奶奶长得很相像,跟我爸爸阮良民眉宇之间也有几分神似。”阮海芳表示,他们全家都对这件事很上心,希望相关部门能跟进处理。

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烈士柴水香并未留下血衣等可提取DNA的物品。目前,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阮海芳一家与烈士柴水香的亲属关系。

当地记者口述 烈士柴水香是石山弄村人

根据阮海芳提供的线索,寻访组通过查收柴水香的相关信息,找到2017年7月27日宁波晚报曾刊登过一篇《缅怀先烈追忆往昔 听听宁波人柴水香的抗日故事》,作者是记者石承承。

随后,栏目组联系上石承承。据她回忆,当时在寻访烈士柴水香的足迹时,一路来到了宁波市鄞州五乡石山弄村。村委会妇女主任傅建君告诉她,村里现在只有一户柴姓人家,大约是10年前从外地迁入的,当地有上了年纪的村民说,柴水香好像跟阮士英一家有点亲戚关系。

阮士英的丈夫曾看过柴水香的照片,说阮士英的母亲与柴水香长得很像,特别是眼睛,小小的。“我母亲要是活到现在,有107岁了,跟烈士也就差七八年。”阮士英说,但母亲60岁就去世了,一直没有提及自己的身世,她也不敢贸然认亲。

宁波革命烈士纪念馆回应 让烈士“归根”

多次找寻,都只找到疑似的亲属,没办法真正核实,寻找之路陷入困境。

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再次联系上宁波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希望通过烈士柴水香所在的村居找到些“蛛丝马迹”。

村支书告诉记者,石桥村廿九房是鄞南暴动指挥部旧址,但这里没有明显的标记,看起来跟普通民居没啥区别。他们也曾问起关于柴水香和鄞南暴动的往事。村里起码要90岁以上的当地老人才有可能亲身经历,他所了解的,也是听村里的长辈闲谈时说起的。

随后,通过宁波市退役军人事务局,记者了解到,宁波樟村四明山革命烈士陵园纪念馆中有关于柴水香烈士事迹的展板。纪念馆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日常讲解过程中,柴水香的故事是宣讲的重点。“烈士是宁波人,我们想让他归乡。”接下来,他们还将继续颂扬他的故事,传承革命精神。